新闻资讯

我经历的烟叶生产过剩与整顿

  

我经历的烟叶生产过剩与整顿

  我从事烟叶工作已经28年了。我经历过几次烟叶的起伏。我记得最清楚的是1993年和1997年的过度种植和过度收获。1993年,我在贵阳卷烟厂工作。当时,烟叶大量积压,腐烂的烟叶随处可见,给工厂造成了巨大的损失。花了几年时间才恢复过来。1997年,我的记忆更加深刻。当时,过度采收导致贵州烟叶遭受“气血两亏”。工商业都处于赤字状态。经过10年的发展,贵州工商业复苏了。1997年的惨痛经历历历在目。在我省的威宁县,烟叶在仓库里腐烂,每天至少有一卡车的烟叶被倾倒。遵义也是如此。仓库里的烟叶都发霉了。除了扔掉它们,没有别的办法。当时,一车香烟的价值相当于一辆桑塔纳,一家县公司经过核算损失了6亿多元。当时6亿多元是什么概念?这相当于一个县年财政收入的几倍,真是令人震惊!后来,国家烟草专卖局先后进行了烟草流通秩序整顿、卷烟流通秩序整顿、金融经济秩序整顿和三次整顿,使烟草种植更加规范,慢慢走出了困境。特别是,全面实施合同烟叶种植,严格按照国家计划组织生产,规范烟叶生产和流通,确保烟叶生产的顺利发展。直到2008年,贵州省才真正走出困境,扭亏为盈。可以说,我们花了十年时间才消化完所有的烟叶。这个教训非常痛苦,深深地影响了人们。近年来,我们始终牢记1997年和1998年的教训,严格执行国家烟草专卖局“严格控制规模,坚持红线”的政策,以严格控制烟叶规模为主线,狠抓烟叶生产过程控制,加强监督考核,稳定烟叶产业。在规划和安排中,以市场需求为导向,根据工业企业的需求组织生产和采购。烟叶在工业需要的地方生产,正如工业需要它们一样。2014年至2018年,国家烟草专卖局下达我省烟叶计划2736.7万担,实际安排我省烟叶计划2687.6万担,实际收购烟叶2599.68万担。烟叶生产控制在国家计划范围内,实现了产销平衡。经过多年的努力,我省烟叶已进入健康、健康的发展轨道。烟叶生产的稳定性要求贵州烟叶必须提高质量,增加烟农收入。于涛采取了行业的“双重控制”战略。特别是国家烟草专卖局的新领导提出要推动行业的高质量发展。对烟叶来说,高质量并不意味着数量多,而是一条特色化、高质量的发展道路。几年来,我们坚持科技创新,严格控制规模,烟叶质量逐年提高。例如,2018年,我省烟草购买量比2017年下降12.7%,烟农收入比2017年增加3500万元。该计划已经减少,但烟叶质量有所提高,烟农的收入有所增加。因此,我们以严格控制烟叶规模为契机,提高烟叶质量。烟农的收入不仅没有减少,而且客观上有助于增加收入。现在,烟叶工作面临着新的形势。一方面,要以烟叶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为主线,为工业企业提供优质烟叶,满足工业企业的需求,保证产业发展。这是我们的责任。另一方面,随着农业产业结构的加速调整

  构建包括生产调控、营养平衡、土壤保持、绿色防控、节能减排在内的一整套烟草生产技术体系,打造贵州山地生态烟草品牌。三是促进转型升级。从“一个基础、四个现代化”出发,推进现代烟草农业转型升级,推进生产组织转型,实现劳动、成本、质量和效益的降低。第四是增加农民收入。提高烟叶生产水平,改善烟叶结构,促进主营业务收入增长。同时,充分发挥行业优势,利用好基础烟草田和基础设施,培育特色产业,促进精准扶贫,确保农民收入稳步增长,严格控制规模,促进贵州烟草稳步发展。(口头单位:贵州省局公司)